Friday, September 25, 2020
主页 | 伊朗|伊斯兰教|波斯语|常见问题|聯繫我們|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menu
News > 用伊马目霍梅尼的精神照亮人类黑暗的角落 —纪念伊马目霍梅尼仙逝三十一周年


  打印        发送给好友

用伊马目霍梅尼的精神照亮人类黑暗的角落 —纪念伊马目霍梅尼仙逝三十一周年

 

吴成

(河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或浙江外国学院东方语言文学系)

(School of Marxism, Henan Normal University or

School of Asian Languages and Cultures, Zhejia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大家好:

首先感谢会议组织者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平台,使我们远隔千万里,分散在四面八方的朋友们相聚在这小小的显示器或手机屏里,缅怀一代伟人伊马目霍梅尼。今天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相聚,本身说明了很多:灾难加速人类进步;在灾难面前团结互助是人类走出灾难,重获幸福的唯一出路;全球化时代人类需要的是文明与文明之间、人与人之间沟通、理解、互助、合作的精神。

伊马目霍梅尼不管是生前或是身后,都是赞美与诅咒相伴。最恶毒的诅咒莫过于在他还健在的时候,西方大的媒体发布他去世的假消息,还不止一次。他为什么如此遭人忌恨?因为他是20世纪为数不多的真正超凡脱俗的人物,说是第一也不过。这一结论的得出基于如下考虑:人的凡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对权力、金钱和美色的贪婪和追求。在资本主义发展的数百年中,资产阶级思想教育使上述三种追求在人们观念中是再平常不过,人人都应为之奋斗的平常心。这就使得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成为资产阶级剥夺一般劳动者、资本-帝国主义掠夺第三世界无形的手,使第三世界在摆脱资本-帝国主义奴役中能够出现超凡的人,但在三个方面都超凡的人少之又少。伊玛目霍梅尼一生不以追求权力、金钱和美色为目标,不让自己的子女亲属参政,不为家人积累财富,一生没有绯闻,这样的政治家放在整个人类历史上都是不可多得的。这样,他在人类面前树立起了一面新的镜子。他不是用语言而是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和举措诠释的大公无私、淡薄权力;他一以贯之地为弱势群体,不畏强权而呐喊与行动的价值追求;他表里如一、言行一致的人生道德准则,既为爱好和平,合作向善的人树立了一面新的旗帜,同时也树起了一面新时代的照妖镜。正是这面照妖镜让人们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资产阶级政客嘴上夸夸其谈,用花言巧语欺骗大众,把政府职位当作最佳投资,把投身政治当作暴富手段,没有道德廉耻,只有经济利益,为小集团的私利不惜把人类推向战争或冷战的所谓政治家的丑陋嘴脸。伊马目霍梅尼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然是遭贪婪自私的政治骗子诅咒和批判的对象,但越来越的人,尤其是西方人会看到,解决他们问题的出路是要有自己的“伊马目霍梅尼式”人物,换句话说,要树立有当代道德观的一代新人。

伊玛目霍梅尼的道德观与其说是思想上的,不如说是行动上,他更多的是用自己的言行一致,行为展示为他人做示范表率,这也是伊斯兰教,尤其是十叶派的传统。伊玛目霍梅尼把精神落实到伊斯兰价值之上,并用制度捍卫伊斯兰核心价值观,这样就使伊斯兰共和制具有双重合法性,既具备了西方所说的民主选举带来的合法性,又具备了对自身意识形态核心价值观捍卫带来的合法性。在这一层面看伊玛目霍梅尼的道德和精神价值观,已不再是一种传统社会说教式的,而是现代社会制度育人式的。通过制度约束,把伊斯兰价值观和伊斯兰道德内化于人的心中,人的行为不以损人利己,伤害他人为目的,而是在现实社会中通过沟通、理解,实现宽容、互助,彼此借鉴,共同发展。这些不论对人际关系或国际关系,都是有益的指引。

伊玛目霍梅尼的思想博大精深,一般将其高度概括为“教法学家治国”,但怎样理解“教法学家治国”存在很大差异。在我看来,“教法学家治国”是一种原则,在此原则下包含这样的内容:首先,这里的教法学家是伊斯兰教法学家,这就要求他们按照伊斯兰教的公平公正核心价值观去与时俱进,更好地为实现依法治国服务。其次,伊斯兰教法学家在人类历史上是一个特殊而又神圣的群体,不论是十叶派或逊尼派的,皆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了晋升机制,即通过学习研究,不论学识或是思想境界,步步上升,并得到整个教界和社会的承认,在资本主义发展的过程中,资产阶级思想瓦解了世界上很多优秀的东西,但伊斯兰世界以教阶制为特征的伊斯兰教法学家群体艰难地保存了下来。他们追求社会发展,但又不以追求个人财富积累的品性,决定了这一群体的未来使命。打破资本主义发展下的个人或集团对社会的财富和权力垄断。

伊斯兰革命与历史上传统的或现代的革命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在巴勒维王朝经济高速发展中发生的。革命要解决的是权力垄断和不公正的财富积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四十多年的发展表明,革命是人民的选择,之所以胜利,是真主恩赐伊朗人民一个伟大的精神领袖伊玛目霍梅尼。伊朗伊斯兰革命的胜利不但对整个穆斯林世界的复兴具有重大意义,对21世纪的人类发展向何处去亦有启发、借鉴作用。

在伊马目霍梅尼思想的指引下,伊朗创造出一个适合伊朗国情的发展模式,让世人看到,在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政治制度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的产物。不同文明之间要学会和谐相处,取长补短,共同发展。伊朗伊斯兰共和制是伊玛目霍梅尼理想制度的最好体现。他一直强调伊朗反对的是剥削民众的统治者而非人民。

近代以来,尼德兰革命使荷兰率先走上了资本主义发展道路,由于其发展模式与后来的大国有所不同而被忽视了。英国革命经过近半年世纪的反反复复,最后确立了一个君主立宪制。轰轰烈烈的法国大革命给法国带来的是五个共和国和两个帝国,外加普法战争和第二世界大战中的灭顶之灾。美国以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为特征的革命为美国的繁荣发展奠定了基础。俄国十月革命以苏联的解体而告终。中国革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民族伟大复兴。伊朗伊斯兰革命则为伊朗人民找到了一条最大限度调动人民积极性,实现伊朗民族复兴,跳出历史周期率的路径。可以这样说,尼德兰革命、英国革命、美国革命、中国革命和伊朗革命是近代以来比较成功的五大革命。

伊朗革命取得成功的原因是伊朗民族发展的特定高度和伊玛目霍梅尼的思想引领。从历史到现代,伊朗思想家辈出,这对提升伊朗民族的思想文化素质直到了重要作用。20世纪伊朗的发展在不同时期有不同侧重点,巴勒维王朝经济发展为新制度的建立提供了物质基础。伊玛目霍梅尼对伊朗、伊斯兰世界乃至世界发展大势的准确判断和一系列真知灼见为伊斯兰革命的胜利奠定了思想、理论基础。中国传统文化强调成功的因素为“天时、地利、人和”,用于伊朗伊斯兰革命,“天时”即伊玛目霍梅尼的思想理论指导、“地利”即伊朗20世纪发展积累的物质基础,“人和”是伊朗人民普遍提高的觉悟和素养。

伊玛目霍梅尼提出了独特的人性观。人性是人类历史永恒的话题,他的理论之所以能够指导伊朗伊斯兰取得胜利在于其先进性,其人性价值观的先进性超越了包括资产阶级价值观在内的斗争哲学,强调人的社会属性,主张人与人之间的团结、友爱和互助。当然,实现这样的人生价值,要与传统和资产阶级的人性价值观斗争,树立伊斯兰价值观,这与主张内部斗争的价值观是两码事。在这一层面看独立、自由,就国家层面来说,要结束近代以来外部列强对伊朗的干预和控制,做到伊朗人的事情,伊朗人自己说了算。就个人层面来说,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不盲从偏见和迷信权威,把自由落实在自己的独立判断,不给他人带来危害等基础上,否则将会被虚无的西方观念引入歧途。当伊玛目霍梅尼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多人还没有出生,但这些仍然是指导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实现繁荣发展的基本保障。不但对伊朗人民如此,对其他民族亦如此。

伊玛目霍梅尼的宗教、哲学和社会思想是20世纪后半期较为先进的思想,回归伊斯兰看似回归,实则用伊斯兰最核心的价值观指导后现代化陷入迷茫的人类社会;人与人之间、国家与国家间的文明交往把过去支配人类数千年的斗争哲学转化为合作共赢理念;建立在伊朗传统文化与西方三权分立有机结合的政治制度为伊朗社会的和谐发展提供了制度保障。没有伊玛目霍梅尼的宗教、哲学和社会思想的指导,就不会有伊朗伊斯兰革命的成功,这也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后伊斯兰世界革命运动证实了的。以阿拉伯世界为例,伊斯兰革命后掀起了两次革命高潮,一次是革命成功后不久阿拉伯世界一些国家爆发的革命,一次是阿拉伯之春。阿拉伯之春爆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国家看到了在伊朗核问题发展过程中,伊朗伊斯兰革命后建立起来的伊斯兰共和制的优越性。

第三世界的发展之路,即不能照搬西方,也不能模仿第三世界兄弟国家,要根据自身情况,设计符合自身发展的道路。更为重要的是,第三世界,尤其是伊斯兰世界政治变革受到西方外来因素的干扰太严重了,西方因素是阻碍其政治现代化的重要因素。

一个刚刚到8000万人的民族(伊斯兰共和国之初仅3500万人)在世界上头号霸主长期打压下,取得了令世人惊叹的成就,这会吸引更多国外学者研究伊朗,有助于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接受伊朗。伊马目霍梅尼在世时曾多次强调:“我们与各国人民都有友好关系。”“我们在维护国家独立原则下与世界各国建立友好关系。”“伊朗的外交政策是建立在相互尊重基础上,在这方面各国间没有任何差别。”(《伊马目霍梅尼箴言集》第157) 面对全球化带来的挑战,人怎样来处理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这是摆在所有人面前的一个全新的课题。毫无疑问,霍梅尼的立足于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吸收其他民族的文明成果的思路是有一定的启发意义的。但在文明交往的21世纪,伊朗也要学会勇敢地拥抱西方爱好和平的人民以及一些领导人。伊玛目霍梅尼将在文明互动中走出国界,走向世界。如果能在适当的时机,伊朗与美国改善关系,这对于防止衰落的美国破罐破摔,维护伊朗民族的利益最大化是有好处的。

伊马目霍梅尼精神永存!

吴成:河南中牟人,1987年、1993年和2004年分别于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西南大学文化旅游学院和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获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曾多次赴伊朗、希腊参加学术会议,进行学术交流。20047月至今,在河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任教。

主要研究领域为社会思潮、伊朗学,在《世界知识》、《西亚非洲》、《当代世界》、《中东研究》等期刊上发表了《萨达姆的悲剧是这样酿成的》、《小布什圆了霍梅尼的梦》、《伊朗的核武演出》、《伊朗的核步伐》、《打伊朗,怎过霍尔木兹海峡关?》、《伊朗核问题的理论解读》、《俄罗斯与美国在伊朗核问题上的合作与冲突》、《伊朗与美国是打是和》、《伊朗的伊斯兰化与伊斯兰的伊朗化》、《美国制裁伊朗效果分析》、《无牙虎吃掉了苏联,还会怎样?》等文章。专著有《社会思潮研究》(河南人民出版社,2007年出版)、《走进共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第一个十年》(线装书局,2008年出版)、《两伊战争》,(线装书局,2009年出版)、《教法学家治国》(翻译)(线装书局,2010年出版)、《霍梅尼教法学家治国理论研究》(线装书局,2011年出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与当代中国社会思潮》(河南人民出版社,2013年出版)、《伊朗核问题与世界格局转型》(时事出版社,2014年出版)、《巴列维王朝的最后四百天》(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8年出版)。


08:36 - 8/06/2020    /    编号 : 752270    /    点击数 : 121







محتويات مرتبط
Visitors` Statistics
 本页点击数 : 849336 | 今日访问量 : 97 | 访问总人数 : 1159796 | 在线人数 : 1 | 时间 : 2.2188